Datenstrom Yellow 内容管理系统:为普通人制造

Datenstrom Yellow 是为制作小型网站的人们准备的。它的安装过程很简单,只要解压缩一个文件,就可以开始了。对于小型网站来说,最重要的东西都包括在内。你可以添加功能、界面语言和主题样式。Datenstrom Yellow 可被用作内容管理系统和静态网站生成器。

推荐阅读 · 未来之路 (The Road Ahead) by 比尔·盖茨

1995 年前后,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博主开始接触家用电脑,当时人们称之为微型计算机。博主通过小区所在单位的图书馆了解到刚刚兴起的个人计算机(PC)行业的冰山一角,第一次在杂志上读到了微软公司(Microsoft)及其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名字。

后来,博主和一起玩电脑的小伙伴们不断在自己家的电脑上折腾微软公司的 DOS、Windows 3.1、Office 等软件,逐步掌握了计算机的应用技术。博主也因此对比尔和他的微软公司越来越感到好奇,所以在当地新华书店购买了比尔亲自参与创作的《未来之路(The Road Ahead)》。

买回家不久博主就快速读完了全书的大部分内容,甚至在比尔的激励下第一次萌生了自己创立一家公司的念头。或许因为比尔本人就酷爱电脑,这本书从一开始就与大部分教科书以及公司自我宣传的书完全不同。如同在说评书一样,比尔把电脑的工作原理,相关技术的发展历史,行业与市场的过去和现状以及微软公司靠软件兼容策略迅速占据市场的发家秘诀等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作为一位商业嗅觉敏锐的企业家,比尔显然不满足于总结过去,在第四章之后(全书共十二章)就开始畅谈未来,不断抛出一个又一个新颖的商业应用设想:信息高速公路(家用宽带等)、网上内容发布技术和商业服务(门户网站、电子商城等)、智能信息检索技术(搜索引擎、地图导航、智能对话机器人等)、个人信息助理(如待办事项管理等)、基于互联网的新型通讯技术(电子邮件、视频电话等)、虚拟现实技术(VR 设备等)、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便携式电子钱包等)、智能家居(比尔为自家设计和建造的数字化豪宅)…… 即使到了 2012 年的今天,书中的很多预见已经转化为现实之后,其内容还是能带给人很多的启发。

《未来之路》时隔 17 年还能让博主再次想起它,并不仅仅是因为怀旧,而是比尔回顾微软公司发展时的一段经验之谈令人印象深刻。比尔把这种促进企业快速发展壮大的效应称之为 “正反馈作用” 或 “正向螺旋效应”,为方便读者,博主将其摘录于此:

投资于信息高速公路的公司要设法避免重犯过去 20 年来计算机行业犯过的错误。我想只要考察一下若干关键因素,就会弄清大多数这类错误。这些错误呈螺旋形,有正面的,有反面的,有的本应主动出击而不是随波逐流,有的属于软件对硬件其重要性孰轻孰重的问题,有的是兼容性的作用问题,及其可以产生的 正反馈作用 问题。

你不能指望依靠传统的智慧,这种智慧只有在传统市场上才有意义。过去 30 年来,计算机硬件和软件市场完全是不合潮流的。那些曾拥有千万美元销售额和大量满意客户的功成名就的大公司转眼间便销声匿迹了。苹果,康柏,莲花,Oracle,太阳和微软之类的公司似乎完全是白手起家,转瞬变成亿万富翁,这类成功事例部分在于受到我所谓的 “正向螺旋” 因素激励的结果。

当你有一个热门产品的时候,投资者对你倍加青睐,乐于把资金投入你的公司。聪明的青年人会想:嘿,大家都在谈论这家公司,我倒想在里面去干干。当一个青年人到一个公司的时候,很快另外一个青年人也会去,因为有才华的人喜欢一起工作。这种工作环境容易制造一种兴奋感。潜在的伙伴和用户也会加倍注意到这家公司,这样一来,这种 正向螺旋 就周而复始,也就容易产生下一个成功。

与此相反,也有许多公司可能会卷入一个 负向螺旋。处于 正向螺旋 中的公司,有一种天生就该走运的气氛,而处于 负向螺旋 中的公司则有一种命定失败的感觉。如果一个公司开始丢掉市场销售份额,或是拋出了一种坏产品,那么人们的谈话就会是:“你干嘛还要在那里工作呢?你怎么会投资那家公司呢?”,“我认为你不应该买它们的产品”。新闻界和评论家们,闻到一点腥味,便开始揭露所谓内幕新闻,说什么谁和谁又吵架了,谁又该对管理不善行为负责了。用户们则开始发生疑问,他们今后是不是应该继续买那家公司的产品。 在一个有毛病的公司里,人们对什么都怀疑,包括对那些本来做得挺好的事也怀疑。 甚至一个优秀的策略也可以给打发掉。 理由是:你只不过想默守陈规而已。 这种情况会引起更多的错误,于是该公司的情况急转直下。

《未来之路》第三章:计算机行业的前车之鉴,48~49 页

2017 年更新:博主于 2016 年开始参与一个关注生命起源、人工智能和复杂系统的开放式研究组织——集智俱乐部,通过阅读创始人张江推荐的《复杂:诞生于秩序与混沌边缘的科学》一书,博主的注意力又一次与 “正反馈循环” 交汇,于是希望把与之相关的资料编撰在一起。

大到企业、团体,小到家庭乃至个人,或多或少都 希望看到甚至把握纷繁复杂变化过程中偶尔涌现出来的秩序,从而找到长治久安的着力点。在博主看来,无论是复杂系统的研究者们推荐的《复杂》,还是总结了微软公司螺旋式正反馈发展经验的《未来之路》,都能为这类问题的思考者带来启发。

作为读者的你,是否被“未来之路”所吸引?是否希望就这类问题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呢?

【译文】胜利者与失败者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心理学普及文章(最早是在大学英语教材的课后阅读中发现的),希望更多人有机会读到它并受启发,所以基于个人理解将其翻译成中文并公开发布。(图书链接文章链接

生而为赢

你无法教会一个人任何事, 你只能帮助他自己去发现。

——伽利略

胜利与失败者

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作为一个崭新的、从未存在过的面目出现。他生而具备了所有使他能在生活中取得胜利的一切。每个人都能够以他自有的独特方式去观察,倾听,触摸,品尝和思考。每个人都拥有其独一无二的潜质——他的才能和他的局限。每个人都可行使其自己的权利,成为一个功勋卓著、善于思考、充满觉悟和创新性的生产能力的人——一位胜利者。

“胜利者”和“失败者”这两个词拥有很多含义。当我们称一个人为胜利者时,并不是指那类借助胜过对方并致使对方失败而打倒他人的人。对我们而言,胜利者是那种无论作为个人还是社会成员,都能以一种可信任的,值得信赖的,负责任和真诚的态度为人处世的人。失败者则指那些未能做到诚实可靠的人。Mastin Buber 在他转述一则老故事时表达了这一观点。那是一个关于一位拉比(译者注:希伯来文,含导师和精神领袖之意)在临死前将自己视为失败者的故事,故事中的拉比哀叹说:在即将到来的世界里,他将不会被询问他为何没有成为摩西(译者注:旧约圣经中希伯来人的先知,曾引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史称‘出埃及记’),而会被询问他为何没有成为他自己。

百分之百的胜利者和百分之百的失败者都是罕见的,问题在于程度的不同。尽管如此,一旦一个人踏上了胜利者的道路,他成为胜利者的机会将变得更大,这部专著的目的就在于方便这段胜利者的旅途。

胜利者

胜利者们拥有不同的潜质,成就并非最重要的东西,真正重要的是真诚。真诚的人通过了解自己,做回自己并成为一个诚实可靠且负有责任心的人而体验到真实的自我。他不仅实现自身的史无前例的独特品质,还去欣赏其他人的独特品质(这里的‘他’指代任何性别的人,除非是在明确需要使用‘她’的场合)。

胜利者不会为做出自己的思考和运用自己的知识而感到不安。他能够区分事实和观点,而且并不装作了解所有答案。他会倾听别人,评价他们所说的话,但最终却会得出自己的结论。他能够赞赏和尊敬其他人,但又不会对那些人敬畏到固步自封。

胜利者可能是自发的,他们用不着以一种预先规定的刻板的方式行动,能在形势需要时改变自己的计划。胜利者对生活别有兴味,他能够享受工作,娱乐,美食,他人和整个自然界。他能问心无愧地欣赏自己的成就,也能不带妒忌地欣赏他人的成就。

尽管胜利者能够自由地享受自我,他也能推迟享乐。为了加强未来的快乐,他可以在当前约束自己。他并不害怕追求他想要的东西,但会以合适的方式去追求。此外,他不会通过控制别人来获取自己的安全感。

胜利者关注整个世界和世界上的所有人,他不会与普遍性的社会问题相隔绝。他关注社会,充满同情心并且致力于改善生活的质量。即使面对民族乃至国际的灾祸,也不会视自己为无能为力的人,而是会尽自己所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失败者

尽管人们生来就可以取得胜利,他们在初生之时依然是无助的,完全依赖着其周边的环境。胜利者能够成功地从完全的无助和依赖逐渐走向独立,并进一步走向互惠的依赖,失败者却不然,他们会在从事一件事的中途某处开始逃避自我,不肯变为对自己负责的人。

正如我们已经提到过的,很少有人是完全的胜利者或失败者,他们中大多数是自己生活中部分领域的胜利者和其它领域的失败者,他们的成败受童年时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所影响。

渴望依靠的需要没有得到足够的回应,营养的缺乏,粗暴的行为,不愉快的关系,疾病,持续的情绪低落,不充足的身体关爱和创伤性的事件是使人成为失败者的诸多体验中的一部分。这样的体验或打断,或威慑,或阻挠了人们走向自治和自我实现的过程。为了应对这些负面的体验,儿童学会了操纵自己和他人,这种操纵技巧在日后的生活中很难被戒除,通常会成为既定的行为模式。胜利者会努力卸下它们,失败者却会抓住它们不放。

失败者抑制自己的能力,不让它们自发而适当地表达出自己全部可能的行为。若他选择的生活路径走不通,他很可能意识不到其它可行的选项。他会选择安于现状,做一位重复者,不仅重复他自身的错误,还经常会重复属于他的家庭和文化圈子的错误。

失败者难以给予和接受感情,他不肯与别人形成亲密而真诚的直接关系,相反他会尝试操纵他们,让他们变得符合自己的期望,同时将自己的精力投注在努力符合他们的期望的过程中。

当一个人希望发现并改变自己的“失败倾向”时,当他希望变得更像他生来就可成就的胜利者时,他可以使用格式塔实验(译者注:格式塔为德语中‘形成’之意,这里指形成一个有组织的整体的体验。格式塔派心理学家于 1912 年提出了心理现象理应是完整而不可分割之整体的理论)和相互作用分析来促使改变的发生。这是两种全新的,激动人心的解决人类问题的心理学手法,前者由 Frederick Perls 博士创立,后者由 Eric Berne 博士提出。

Perls 于 1893 年生于德国,在希特勒执政后离开祖国,Berne 于 1910 年生于蒙特利尔。两人都曾被训练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师,却双双与正统的精神分析方法分道扬镳,两个人都在美国得到了广泛的声誉和认可。

格式塔疗法并不是新事物。然而,其受欢迎程度却随着 Frederick Perls 博士的推动取得了快速的发展。格式塔是德语中的词汇,在英语中没有精确的对应词,它的意思大体上是:一个有组织的,有意义的整体的形成。

Perls 将许多人格特征视为缺乏整体性或残破不全的,他声称人们通常仅意识到自身的一部分而非全部。举例而言,一位妇女可能不知道或不愿承认她的行事方式有时和自己的母亲很相像;一位成年男子或许不了解或不承认他有时希望像婴儿一样嚎啕大哭。

格式塔心理学的目标是帮助一个人走向完整——帮助人们了解,接受,找回并重整其残破的部分。重新整合帮助一个人从依赖转向自给自足,从专制独裁的外部支持转向真诚的内部支持。